<rt id="qyk2a"></rt>
  • 問渠那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—記南京江水平裝修隊

    ? 對的,你沒有看錯,我說的就是一個裝修隊,不是裝修公司,你不要以為這是一個裝修隊,它其實是個比裝修公司還強大的裝修隊,這個裝修隊的名字叫江水平,不是老板叫江水平,老板姓張,叫張學軍,到現在我也沒有搞清楚為什么起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名字,哈哈,“問渠那得清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”這個題目不是給張老板的,是給活水“師傅”的,當然沒有張老板就沒有活水,沒有活水就沒有張老板,反正就跟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一樣,繞不清楚。我沒什么文采,寫不出詩意的語言,就弄個題目意思下,以下純大白話,都是我們和師傅的真實交往。

    八年前準備裝修的時候我找的是裝修公司,我本來數學就差,給她報的糊里糊涂的,就更差了。翻臉是因為設計師偏要在我家造她的家,我膽小保守,能不砸墻不砸墻,怎么實用就怎么搞,那個設計師繞繞不服地告訴我流行是什么,美學是什么,偏要在我家客廳砸一段墻,再離原地15公分不到的地方砌墻,還要在我的餐廳里造個衣帽間,艾瑪,這動作呼啦啦好幾萬下去了,一個貼墻的大櫥完全可以解決的事情,她覺得我實在是老土,我覺得實在是沒有必要,她不肯放棄自己的美學夢想,于是我放棄了請她來裝修我的家,500元定金不要了,拉黑。

    找江水平裝修是在網上無意中搜索到的,吸引我的是先干活后付錢還有更重要的是這家的師傅的口碑特別好,就是沒有設計師,我在網上看看搜搜腦子里想想,大概想要的雛形我想出來了,在淘寶上800塊錢出了一張效果圖,找到江水平,問師傅們能不能按照這樣的圖紙裝修,說完全沒問題,那就成!網上口碑比較好的師傅一個一個接著約起來,瓦工找張志剛師傅,木工找小趙師傅,油漆找吳剛師傅,不好的就是,這幾個師傅搶手的要命,有時候中間接不上,就只能板等,小趙師傅我們停工等了大半個月,油漆吳剛師傅沒有時間,他親自來交代給了小陳師傅。

    張志剛師傅是個不多話的人,靜悄悄地,不吱聲不吱氣地蹲在那里干活,還沒反應過來,活干完了,等到櫥柜師傅來安裝櫥柜和淋浴房的時候,安裝師傅叫起來了:“你家這瓷磚是哪里的師傅啊,從來沒見過貼的這么好的,上下一嶄齊,竟然一毫都不差!”

    木工小趙師傅帶著夫人一起來的,我想要的吊頂花式是網上看來的,他就跑建材市場去給我找,定做,電視機背景墻的木飾150塊錢,吊頂上的木線條是他按照我要的樣式,一點一點釘上去的,客廳的隔斷屏風是師傅建議我從網上買的原木色,他覺得這種東西自己打性價比不高,這些純想象的東西七拼八湊的在油漆師傅的打磨下,完美實現了我想要的樣子。感覺江水平家的師傅都喜歡小動物,小趙師傅在收工的時候,用多下來的木工板,給小狗球球打造了一個豪華狗窩,一直用到現在,從狗娃球球用到了老年球球。

    最可愛的是油漆小陳師傅,大概是骨子里對當老師的就有一種敬重和憐憫,“沒事,這個油漆我包的,以后有問題找我,絕對幫你解決!”工地沒法吃飯,門口當時也沒幾個飯店,就一個什么土菜館,小陳忙不迭地搶著把錢付了,然后很瀟灑地說:“你一個窮老師,一年苦哈哈地能拿幾個錢,不要你請我!”搞得我常??扌Σ坏?。

    8年前江水平裝修的家

    裝修完了,連家具窗簾電器全部搞定,只花了裝修公司報價的五分之三,我滿意得不行,反正,八年過去了,打掃干凈了還跟新的一樣。這是我第一次找江水平家裝修。

    前年買下這個小院子,最大的缺點是離城區很遠,最大的優點是價格合適并且極大地滿足了我種菜種花的愿望。去年決定裝修的時候,我壓根就沒有去想過別的,就江水平了,就那幾個師傅了,因為房子很遠,我想裝修的時候我也難得去看,交給踏實的師傅最安心。

    肖香姑娘是我費了老脖子勁找回來的,我丟了聯系號碼,上原來的網站竟然找不到了,問了吳剛師傅,才又聯系上她。她是江水平的客服經理,跟她打交道特別舒服:“你家你想怎么裝怎么裝,我相信我家師傅都能做到,我家的合作商你想用就用,絕對不勉強,但是用了有問題,包我身上搞定!”香香是個萬金油,哪兒都能涂,啥事都找她。

    春天可以開工的時候,水電張培志師傅交底,張培志師傅問我:“裝修圖紙呢?”,“沒有”,“你想裝成什么樣子?”,“我心里有點數,跟你比劃比劃,然后聽聽你的建議,要省錢還要耐用好看!”對,這次我連圖紙都沒出,哈哈!我問了下淘寶,說要三千塊,三千塊出個圖紙的話,好像沒那個必要,那只是我打的一個草稿而已,因為我覺得江水平家的師傅腦袋里自帶圖紙,他們大多是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師傅,手藝人,這年頭啥沒見過?我腦子里有大概的樣子,然后跟他們再對接優化一下,指不定更好呢!張師傅笑:“好好好,我們來過一遍,新中式,對吧?我給你建議,你看可行?”好,屋子里面走一遍,下次來的時候,張師傅說:“張老師,我們上次說的這里的筒燈,我想了想,覺得這里的電線這樣布比較好,這樣你吊頂的時候可以省點錢,廚房還亮堂?!薄伴_關放在這里不礙著門”“這個水閥,我給你裝兩個,分開來,這樣比較方便用?!薄八艿恼掌覄偛哦及l你了,你存起來,這樣將來萬一有維修的時候自己知道走向”……。裝修進程中,三五不時的搖個電話:“張師傅,這里水龍頭高度需要改一下!”“張師傅,那里線路需要改一下!”“好!你什么時候方便在,我過去!”來回一百多公里,張師傅來了兩回改線路,遇到我這么不靠譜的,估計也是汗啊!最后快安裝的時候,張師傅一個勁犯急:“你看,開始的時候沒想好,要是想好的話,這個地上的槽子不用開,要省好多錢!”

    主臥室的衛生間的裝修方案,我跟老吳犯急,我想要個長的臺面,他想要個浴缸,左交底右交底沒有討論出個合適的方案來,反正就是都不肯讓步,張師傅帶了兩個師傅來,“諸葛”就出現了:“你看,我們換個思路,換個方向這樣子放,臺盆稍微短一點1米35,浴缸也好擺,只是馬桶要移個位置,但是這個位置很不錯,比較隱蔽,不在窗口,浴缸和臺面兩個都不影響,行不?”頓時就滿意了,就這么著了。

    瓦工張志剛師傅,七八年沒見,膝蓋好像有點問題,感覺蒼老了許多,因為熟了,話也多了許多。他的口頭禪是:“沒關系,你說,你怎么說我怎么做!”但是往往是我還沒想呢,哪里說得出來,于是就經常出現這樣的對話:“張老師,這個踏步石怎么搞?”“你見過很多人家的,你看看怎么搞!”我發現在裝修這個問題上,我很會踢球,而且踢得自在漂亮,于是張師傅滿小區跑,拍了照片傳我:“你看這個好看嗎?我覺得這個顏色大氣,耐臟,多少年以后還是這樣,挺好!”“好,就這樣!”“這個小路怎么鋪?”“你覺得怎么好看?”“畫個弧形行不行?”他在地上比劃一下,描繪一下大概的樣子:“青石,中間夾上鵝卵石,兩邊留下水的狹縫……”我說:“好,就這么辦!”小院子搞出來,小區里的人家都來看,喜歡得不行。

    麻煩的事情總是不經意間來的,跑到紅太陽去買了石桌石凳和一個流水回來,送貨上門,壓根沒有想到,石桌石凳那么重,到了門口,貨車師傅說你沒找吊車啊!沒啊,那么一點點小的東西找吊車做甚?再說這荒郊野外方圓十公里哪兒會有這玩意兒,結果壞了,小小的石頭,老重老重!三個家伙,每個都是幾百斤!家里三個瓦工師傅,加上一個老吳,張師傅吆喝著自己的小伙伴們:“來,我們一起來卸下來!”烈日當空,汗流浹背,從車上一點一點挪下來,再從門口一點一點挪到院子里,兩三個小時不停歇地挪,舉步維艱這個詞真的一點都不夸張。老吳一開始埋怨,張師傅就連忙打岔:“沒關系沒關系,我們幾個人一起搞,肯定搞好了!”看著他抬東西的時候,腿不自覺的讓一下,心里好生感動:“只有自家親的兄弟姐妹,才會幫忙干這樣的活!”瓦工活收工的那天,等我們的時間,師傅們把院子的土都翻過一遍了,說:“這個黏土,你們搞不動,我們翻下快得很!”我心里是不過意的不行,但是師傅們都很實誠,不知道如何表達,只能在心里記住師傅們的好了。

    木工唐師傅是個話癆,比我還能韶:“我覺得你啊,這個頂分三塊的話,不好看,每塊都很小,不如把門口和餐廳上面拉平!”“那高度不夠啊!”“買超薄的筒燈就行了,網上多,這個簡單!”醍醐灌頂,哦了!“這個空調出風口比較低,建議你哦,弄個雙眼皮吊頂,經濟好看!”“這個衣帽間,我建議你里面不要打那么多門,第一個貴,不實惠,第二個關在里面開門也麻煩,不如直接在外面做一扇門,里面搞敞開式的,拿取東西方便!”

    油漆吳師傅上場,那是期待了很久的?!拔腋阒v哦,馬上梅雨季節,咱們停工吧,不然家里要霉的,不得干!等過了七月,咱們再繼續漆,膩子必須要干透了才行!”“這個樓梯腳底下啊,有點霉了,我給你全部鏟掉,換防水的料……”我感覺這個裝修根本不需要我操心,自然有專業的人操心,比我想的還多得多。小院實在太遠,我們難得去,時間長了不去,吳師傅就開始找老吳:“老吳呢?這個周末啊來啊?”兩個姓吳的,兩個都愛喝酒的姓吳的,八年前就勾搭上了,這次又逮著機會了。兩個酒鬼約著了機會喝酒,吳師傅在我家燒家鄉菜請老吳喝酒,老吳帶了老黃酒去找吳師傅喝,喝多了吳師傅把自己打的地鋪給老吳,自己再找硬紙盒鋪床,徹夜暢聊~~~,然后約了明年來一趟竹鎮之旅,那是吳師傅的家鄉……,酒鬼的世界,咱們不懂,但是我懂,江水平的師傅沒把這里當工地,真把業主當家人。

    8年后江水平裝修的家

    2020年,我沒寫年終總結,因為這一年不好過,但是必須要寫這篇小文,因為在這里我收獲到了2020年最大的善意和溫度。

    臥龍湖業主

    寫于2021年1月6日

    亚洲国产欧美在线人成,日本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,日本不卡一区二区高清,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,国产不卡无码视频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