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qyk2a"></rt>
  • 父子,恩仇

    瓦工張師傅接到兒子短信后,眼淚撲簌簌往下掉。兒子說,爸爸,你如果再這樣拼命,我不想讀書了,我不想因為我讀書之故讓父親累倒,這樣的話我一生都會有負罪感。

    聽叔叔們講,你每天都要加班到半夜,冬天手都要凍裂,幾年也舍不得給自己添一件新衣服;每年過年,大家都興致勃勃走親戚拜年時候,你就收拾工具去南京干活了,每年你也是回來最晚的一個;看到你這么辛苦,我恨自己年齡小,不能與父親并肩作戰撐起家庭。

    我在學校成績很好,全系排名前三,今年應該有獎學金拿;暑假我也會去外邊做暑假工賺一些錢,減輕一下你的負擔。

    還是特別希望你注意身體,適當放松,增加一些娛樂休閑,這樣我上學時候也能安心。

    張師傅是江水平系統里目前資格最老的瓦工,手藝好人品好,靠一塊一塊的貼瓷磚,老家縣城買了房南京買了房,但就是太拼,好多哥們都擔心他身體,經常規勸,可形成習慣了,又哪能輕易閑下來。

    拆除的李大錘也有個兒子,前兩年不知什么緣故,深陷網貸泥潭,做為父親的錘哥,萬念俱灰,已經沒了活下去的勇氣,后事都開始交代了。

    郁悶時找我這個大哥聊天,我批評錘哥,成年人哪能被這樣的小風波打沉底呢。對比有些人,雖然經濟條件很好,可沒兒女,缺父母,你看你,父母健在,兒女雙全,兒子遵從父親意見,非要生孫子,結果錘哥得了兩個孫女一個孫子,南京還保住了一套房,手下帶著十來個人拆除,不愁業務,兒子也跟著幫忙,有著源源不斷的進項,這樣生活相比純農村百姓,那不是好很多很多嗎。

    錘哥是個聽進去勸的人,現在又恢復了精氣神,干活也有勁了。兒子經歷了這樣一場封風波,明顯長大了許多。


    我年輕的時候,沒明白人帶,就自己在社會上瞎混,父親還想照小時候管我的方式管我,跟我動手,我也還手,從那時候起,老父親跟我不再動手了。

    在北京闖蕩多年,一直也賺不到錢,孝敬不了父親,所以我們父子關系一直不好。
    隨著年齡漸長,從外邊回家也能帶煙帶酒以后,老父親待我的態度悄悄起了變化,喝酒時候會給我準備個酒杯,與我對飲,我有時候批評他,他也不反駁了,開始認可。

    再到后來,我事業有了起色,開始每個月給他錢花,他漸漸以我為中心和依靠了,在鄰居們面前把我夸上了天。
    父親重病在ICU時,我進去探望,那時他嘴里脖子上插滿了管子,說不了話,我問他認識我不,他點頭;我手握著他的手,他也知道用力回握;我說你安心養著,很快就接你回家,說完這話時我也是眼淚止不住的流。

    父親去世后大約有四五年時間,夢里一直是他活著的樣子,每每想起都引起心中波瀾。

    我有時候想,一個做父親的,為了把孩子塑造成人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依然達不到效果;可是當父親放手以后,孩子反而慢慢被社會實踐教育成型了。
    人有時候就是瞎著急瞎操心。

    亚洲国产欧美在线人成,日本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,日本不卡一区二区高清,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,国产不卡无码视频在线观看